2012年3d彩票走势图

正北方網 > 新聞 > 盟市新聞 > 鄂爾多斯新聞 > 正文

鄂爾多斯:行進在“綠色發展”的春天里

作者:孟瑞林 馬利軍 責任編輯:楊旭英 2019-04-01 13:36:33 來源: 鄂爾多斯日報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站在永續發展的高度,強調綠色發展理念,繪就了建設美麗中國的宏偉藍圖。

綠色發展實踐中,鄂爾多斯堅決落實中央、內蒙古自治區的決策部署,久久為功,踐行對“生態”和“綠色”的理解。全國防沙治沙先進集體、全國綠化先進集體、全國生態建設突出貢獻獎……一項項“國家級”榮譽,是肯定也是激勵。

3月5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強調:保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探索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

春和景明,萬物萌動。一批批植綠者的身影活躍在鄂爾多斯的川峁溝壑,種下綠色的希望,讓綠的底色在這片沃土更加濃重。

在這個春天里,站在新的發展起點上,鄂爾多斯人延展綠意,更是將“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要求植入高質量發展進程,沐浴著和煦的春風,昂首走進生態文明新時代,著力構筑中國“綠色發展之城”,譜寫“北疆美麗典范”的嶄新篇章。

 生態優先,使綠色發展更具底氣

新中國成立之時,鄂爾多斯占國土面積96%的沙地沙漠和干旱硬梁、丘陵溝壑區一片荒蕪,年降雨量不足300毫米,蒸發量卻高達3000毫米,十年九旱是基本規律。

鄂爾多斯8.7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中國第七大沙漠庫布其沙漠和中國四大沙地之一的毛烏素沙地。每年向黃河泄入數億噸泥沙,直接威脅著“塞外糧倉”河套平原和黃河安瀾,沙區老百姓的生存乃至生命安全常受其擾。

改變,是必然,也是必須。

為此,鄂爾多斯歷屆黨委政府持續出臺政策,在生態建設的宏圖上畫下一個個“同心圓”,各部門聯合作戰,充分激發了全民植綠的內生動力,黨政軍民同心同德,聚力而行。

上世紀50年代提出“禁止開荒,保護牧場”;60年代提出“種樹種草基本田”;70年代提出“退耕還林還牧,以林牧為主,多種經營”;80年代提出“三種五小”;90年代提出“植被建設是鄂爾多斯最大的基礎建設”。

“黃沙滾滾半天來,白天屋里點燈臺,行人出門不見路,一半草場沙里埋。”1938年,寶日勒岱出生在烏審旗烏審召公社,在這樣的環境里度過了童年和少年。

18歲那年,她看到鄰居的房屋被沙丘包圍,有被流沙埋沒的危險,就和村民背來沙蒿種在房后,有幾棵竟然吐出了嫩芽。人工種活沙蒿,在當地還是頭一回。之后,她和鄉親們探索出的“喬灌草結合”“穿靴戴帽”“草庫倫”等治沙方法,在全國沙區推廣。在她的精神鼓舞下,鄂爾多斯人民掀起了治沙發展農牧業的熱潮,烏審召由此被譽為“牧區大寨”。

一個個時間節點,一場場“頭腦風暴”,一代代人始終把沙漠、沙地治理作為求生存、圖發展、謀富裕的根本大計來抓,讓綠色植入基因,流淌于血脈。

“反彈琵琶,逆向拉動”是鄂爾多斯生態建設的創新之舉,政策引導之下,出現了農牧民爭沙搶沙承包治理的喜人局面,企業紛紛包地治沙、投資林沙產業,涌現出以億利、伊泰、東達等為代表的一批治沙龍頭企業。

從市民到農牧民,從政府到民間組織,都把綠色作為家園的底色。寶日勒岱、殷玉珍、烏日更達賴等典型榜樣,都是用綠色裝扮鄂爾多斯的先行者,他們被人尊敬,也被人追隨。

“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黨的十八大以來,作為全國首批“國家生態文明先行示范區”,鄂爾多斯繼續堅持把生態建設作為最大的基本建設,深刻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重要發展理念,在生態產業鏈上做文章,上演了一場沙里淘金、綠富同興的生態大戲。

烏審旗烏蘭陶勒蓋治沙站,站長蘇雅拉巴雅爾站在沙丘頂端的涼亭里,指著滿目的蒼翠告訴記者,面前這片3萬畝的林子,十幾年前都是流動沙丘,每年以5米左右的速度向南推進。現在,樟子松、柳樹、楊樹的成活率都能達到85%以上。

蘇雅拉巴雅爾在沙坡上用手撥開松軟的干沙,就露出了潮濕的土壤。“你看,沙子下面不到10厘米就有水分,說明這里的生態已經完全好轉了。”

去年,烏審旗嘎魯圖鎮巴音溫都爾嘎查牧民蘇栓海的有機田里產出了新鮮的瓜果蔬菜。過去,這里的可用草場不足整個草場面積的5%,餓得站不起來的羊被沙子活埋,他的妻子只能坐在沙丘上絕望地落淚……如今,蒼翠的綠色完全“占領”草場,這位68歲的牧民綻開了燦爛的笑容。

“長勢不錯,沙棘果估計就能賣3萬多元吧。”東勝區罕臺鎮的楊候庭望著40多畝沙棘樹,充滿了憧憬。

鄂爾多斯是全國最大的沙棘種植區,僅東勝區就有沙棘林60多萬畝。這種酸溜溜的金黃色小果子,維生素C含量是獼猴桃的兩倍以上,被稱為“維C之王”。

為了扶持沙棘加工產業發展,東勝區設立了沙棘產業園,目前已有4家加工企業落戶。除了果汁飲料,這些企業還生產果醋、沙棘油、花青素、沙棘葉茶等深加工產品,市場緊俏。

近年來,在丘陵溝壑、干旱硬梁地區,鄂爾多斯引導農牧民和企業種植沙棘、山杏、紅棗、歐李、桑葚等食品飲品原料林。全市已涌現出天驕圣果、高原杏仁露、蒙棗等一批林業產業化龍頭企業,每年生產飲品幾萬噸,成為帶動生態建設、農牧民增收的一支生力軍。

5萬畝的阿木古龍農場是庫布其甘草種植最主要的示范性項目。

億利集團在30年間,形成了生態修復、生態牧業、生態健康、生態旅游、生態光伏、生態工業“六位一體”的生態產業綜合體系,帶動庫布其及周邊農牧民在生態產業鏈上發家致富。

億利沙漠研究院的工作人員正在調試無人機植樹設備,為今年5月份的2000畝飛播造林試驗田項目作準備。

“改裝后的無人機一次能裝10公斤樹種,飛播一畝用時僅一分鐘。”億利庫布其沙漠研究院執行院長呂濤說,庫布其治沙取得343項治沙科技創新成果,其中290多項都是在黨的十八大以來取得的,防沙治沙經驗推廣到西藏、青海、甘肅等多個省區市和“一帶一路”參與國家和地區,也是這幾年實現的。

達拉特旗“風水梁”曾是沙海起伏的“風干圪梁”,沒有一戶人家。

從2005年起,東達集團在此栽樹種草,如今這里綠樹縈繞,廠房、小區掩映其間,蛻變為“生態小鎮”,已移民入住3103戶,6000多人從事獺兔養殖,53平方公里的治理區內草木蔥蘢。

“我們已經實現了生態、產業兩個循環。”東達蒙古王集團董事長趙永亮說,目前,正在規劃實施龍頭王愛召、龍身福源泉、龍尾風水梁“黃金龍”旅游線項目,預計總投資30億元,打造集生態、文化、旅游、休閑體驗,融江南水鄉與塞上大漠于一體的綜合娛樂體,為移民持久生存發展修路筑基。

幾十年來,庫布其沙漠生態治理面積累計共6000多平方公里,綠化面積達到3200多平方公里。

庫布其的綠色之變,其影響,也超越了治理成效本身。

2014年,庫布其沙漠生態治理區被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確立為“全球生態經濟示范區”,為世界提供了荒漠化治理的“中國樣本”。

2015年,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在巴黎氣候大會上認定,“庫布其沙漠生態財富創造模式”走出了一條立足中國、造福世界的沙漠綜合治理道路。

2018年,庫布其沙漠億利生態示范區榮獲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實踐創新基地,也是截至目前全國僅有的29個“兩山”實踐創新基地之一。

前不久,又一則消息刷屏。通過觀測衛星的“天眼”,人們發現地球比20年前更綠了。

研究顯示,2000年以來,全球綠化面積增加了5%,中國對全球植被增量的貢獻比例居世界首位。從曾經萬里飛沙的毛烏素沙地,到被稱為“中國魔方”的草方格,鄂爾多斯創造的“綠色奇跡”,讓世界刮目相看。

在甘草領域,億利集團研發了甘草良咽、復方甘草片和復方甘草口服液等特色中蒙藥系列產品,馳名中外的“梁外甘草”制造出“沙小甘”等健康飲品,成功打造了沙漠生態健康產業鏈。

 

達拉特光伏領跑基地并網發電

 綠色產業,為高質量發展開辟新路

生態環境保護,歸根到底取決于發展方式轉變。高質量發展,既是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應有之義,更是必然選擇。

在中國,鄂爾多斯被許多人稱為“煤都”。這里的地下埋藏著千億噸煤炭,2017年的煤炭產量超過6億噸,已經連續多年位居中國“首位”。

煤炭為當地人帶來大量財富,鄂爾多斯也由此成為中國發展最快的地區之一。然而,產業“單調”,也讓這座城市未來的發展面臨挑戰。

2018年3月份,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并發表重要講話,希望內蒙古要把現代能源經濟這篇文章做好。

作為全國“地級市產煤冠軍”,鄂爾多斯以創建國家現代能源經濟示范城市為契機,緊緊扭住以綠色發展理念構建高質量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這個“牛鼻子”,打出一系列“組合拳”,讓黑金“綠”起來。

坐落在伊金霍洛旗境內的匯能煤制氣項目,是中國批準建設的第二個煤制天然氣示范項目。

去年5月,這個項目的二期工程啟動建設。“全部投產后,每年能轉化煤炭600多萬噸,生產天然氣20億立方米。”匯能煤化工有限公司總經理劉建強說。

匯能煤制氣項目的進展,只是鄂爾多斯市現代煤化工產業日益壯大的縮影。

2002年以來,本土企業伊泰集團聯合中科院專家,開發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煤炭間接制油技術和高效催化劑,至今,年產16萬噸的工業化示范項目已經穩定運行9年。

去年,依托相同技術興建的伊泰120萬噸/年精細化學品項目投產,200萬噸/年煤間接液化示范項目也開始建設。

神華鄂爾多斯煤直接制油示范工程,是全球首個煤直接制油工業化項目,首條百萬噸級生產線于2008年建成,去年共生產柴油等產品86萬噸。

“目前每生產一噸油品耗煤約3.5噸,第二、第三條生產線建成后,產油量將進一步提高。”神華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副總工程師胡慶斌介紹。

煤制甲醇、煤制烯烴、煤制乙二醇、高溫煤焦油制碳纖維……鄂爾多斯市的煤化工產業規模不斷擴大,產品種類也日益豐富。

中天合創煤炭深加工項目全面投產,該項目每年可轉化煤炭800萬噸,設計年產360萬噸甲醇、137萬噸烯烴,目前是中國最大的煤炭化工一體化項目。

煤化工產業發展,還吸引了上下游配套企業聚集。

杭錦旗境內的伊泰120萬噸/年精細化學品項目建設以來,陸續吸引了10多家上下游配套企業在項目周圍落戶:美國AP公司(空氣化工產品公司)建設空氣分離廠,為項目供應氧氣等氣體;江蘇一家企業就地采購原料生產乙二醇……

目前,鄂爾多斯市已經建成各類煤化工產能1500多萬噸,年煤炭轉化量達到6500萬噸,成為中國現代煤化工產業基地,產業鏈也在向精細化學品、合成纖維、合成樹脂等中下游延伸,帶動了當地產業檔次提升、結構優化。

生態是底色,發展是根本,和諧是境界。

“不要蒙塵的GDP!”帶著這樣的決心,鄂爾多斯積極踐行生態文明理念,實現環境保護生態化,資源利用集約化,生產過程低碳化,產出回報最大化,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在煤礦“三大難”水、火、瓦斯中,水列居首位,煤礦人形象地稱其為“水老虎”。透水事故一旦發生,將是毀滅性的災難。

然而,在神東礦區,人們在礦井下建水庫,將“老虎”關進籠子里,變水害為水利。在滿足煤炭生產需求的同時,助力地上生態修復,形成生態循環,荒漠礦區變綠洲。

鄂爾多斯“黑金產業”,正在苦練內功,步步進階,向著綠色、高端演化。

一個高達8.8米的“超級采煤設備”在鄂爾多斯上灣煤礦投入使用。從提出概念,尋求西方合作,到破釜沉舟,決定自主研發。為打造這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煤海蛟龍”,數十個團隊夜以繼日地進行數百次攻堅。

目前,在神東礦區,世界首套8.8米超大采高智能工作面、國內首個數字礦山示范礦井和世界首個智能煤礦地面區域控制指揮中心已建成投運,煤礦綜合機械化處于國際領先水平。

打破煤炭只能發電、只能發展煤化工的傳統產業思維,大力發展石墨烯、高分子材料、碳素材料等產業,推進重大項目產業化和示范應用。

去年3月,“工業味精”石墨烯——新奧1000噸石墨烯粉體項目開工建設。該項目是企業促進創新創業和產業轉型升級的一項重要決策成果,最終擬建成集石墨烯生產、應用、研發于一體,在國內乃至國際具有一定綜合影響力的自治區級高新材料產業基地。

鄂爾多斯煤產業經歷重塑脫胎換骨,非煤產業日漸茁壯枝繁葉茂,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引領帶動作用日益凸顯,再有創新驅動點火成其畫龍點睛之妙,新舊動能完美轉換,從“困局”到“破局”,綠色新動能平穩接跑,綿延不絕地“脈動”發展。

“鄂爾多斯”作為中國少數民族地區和同行業第一枚“中國馳名商標”,成為羊絨行業標志性品牌和中國紡織服裝第一品牌,“鄂爾多斯”及“1436”品牌成為高端商場奢侈品服裝唯一入駐的中國品牌;亞洲最大、內蒙古首條多規格硅酸鈣板生產線和“綠色納米保溫板”項目建設,提升陶瓷產業發展水平;德晟金屬優化升級項目建設,轉產具有市場核心競爭力的特鋼和合金鋼……

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2018年,達拉特光伏發電應用領跑基地首期50萬千瓦并網發電,生產新能源汽車1.2萬輛、手機顯示屏6476萬片,大數據云計算服務器裝機能力突破30萬臺……全市高技術產業、戰略性新興產業、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分別增長23%、5.9%和11.5%。

鄂爾多斯,正在植“綠”轉型,邁上“高輕新綠特”的高質量發展之路。

 綠色惠民,讓幸福之花植根綻放

雨晴煙晚。漫步康巴什市區,一軸水墨畫卷在眼前鋪展——

青春山,綠色蔥蘢;烏蘭木倫湖畔,水鳥翩躚;水面,靜影如璧。輕風拂過,畫簾盡卷,山朦朧、水朦朧、樹朦朧,人也仿佛醉在這煙雨春色里。

一城綠彩,一湖畫意。康巴什,這個年輕的城市,正以其獨特的新姿態,展現著別樣的美。

康巴什區成為全國首個以城市景觀命名的4A級旅游景區,東勝區被譽為中國“避暑休閑之都”,伊金霍洛鎮等10個鄉鎮被評為全國特色景觀旅游名鎮……

2017年9月,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同志在《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第十三次締約方大會上,面對196個國家、地區和20多個國際組織代表,將“中國現代名城”榮譽送給了鄂爾多斯。

全國文明城市、國家園林城市、國家森林城市、國家衛生城市……眾多榮譽稱號接踵而至,鄂爾多斯,昔日“煤都”華麗轉身為一座崇尚綠色、宜居幸福、充滿活力的現代新城。

這座新興城市吸納了全市70%左右農牧民轉移進城,60多萬外地人口在鄂爾多斯穩定就業,共享現代城市的物質和精神生活。

“吃了上頓沒下頓,夾生窩頭沙磣牙”,流傳于農牧民口中的這句順口溜,正是之前沙區百姓艱苦生活的真實寫照。

良好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而今,在庫布其沙漠深處,牧民孟克達來一家人去年收入30萬元,聽上去有些難以置信,但對41歲的他來說,這已是現實。

孟克達來家住七星湖旅游景區境內的獨貴塔拉鎮道圖嘎查牧民新村,他擁有“沙地業主、產業股東、旅游小老板、民工聯隊長、產業工人、生態工人、新式農牧民”等七種新身份,每一種新身份都能帶來不菲的收益。

鄂爾多斯通過政府引導和企業帶動,建立多方位、多渠道利益聯結機制,充分調動廣大農牧民特別是貧困群眾治沙致富積極性和主動性。

僅億利集團就組建起 230多個民工聯隊,5800余人成為生態建設工人,帶動周邊1303戶農牧民從事旅游產業,發展起家庭旅館、餐飲、民族手工業、沙漠越野等業務,戶均年收入10萬多元,人均超過3萬元。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百姓就是最好的見證者、參與者、受益者。

薩拉烏蘇村位于毛烏素沙地南端,1985年,殷玉珍嫁到這里。“當時到處是大沙,方圓十幾里只有我們一戶人和一棵樹,我心涼得記不清哭了多少回。”

從栽下第一株樹苗起,她和丈夫冒著嚴寒酷暑,30多年來把近6萬畝沙地變成了綠洲。

綠色并沒為殷玉珍治沙畫上句號,而是成了她致富的新起點。

殷玉珍掛出了“玉珍生態園”的招牌,吸引人們前去游玩。她和丈夫還在林間改造出一片水澆地,種植瓜果蔬菜和小米、綠豆等雜糧。“沙地里無污染,都是綠色食品。”殷玉珍說,現在每年僅雜糧就能收入二三十萬元。

“中央倡導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大伙的信心和動力更足了。”她說。

“天不言而四時行,地不語而百物生。”人不負綠,綠定不負人——

庫布其、毛烏素,這兩個昔日的“死亡之海”,今朝變成了“希望之海”,公路南北縱貫,草灌喬筑成一道道綠色長龍。2018年,全市空氣優良率86%,年降雨量不斷增加,生物種類由十幾種增至530多種。

黨的十八大以來,政府和治沙企業累計為群眾提供就業機會100多萬人(次),沙區農牧民人均年收入從不到400元增長到1.8萬多元,實現了祖輩夢想,充分共享沙漠生態改善和綠色經濟發展成果。

綠色是生命的象征、大自然的底色,更是美好生活的基礎、人民群眾的期盼。

2019年,鄂爾多斯市政府工作報告再次發出“向綠色發展進軍”的鏗鏘強音,一項項強力舉措激蕩起涌動的春潮:“以創建國家可持續發展議程創新示范區為抓手,持續深化生態文明建設”“以創建國家現代能源經濟示范城市為重點,全面推動多種能源協同發展”“以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為動力,進一步激發高質量發展活力”……

東方風來春潮起,弄潮兒向濤頭立。

鄂爾多斯,綠色發展正如春之潮,生生不息,勢不可擋。從春天出發,鄂爾多斯人正在為趟出一條高質量發展新路子大步前行,在最美好的風景里,書寫最精彩的華章。未來,鄂爾多斯會更加亮麗!

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

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2012年3d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