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d彩票走势图

正北方網 > 新聞 > 內蒙古新聞 > 社會民生 > 正文

檔案館里的“白衣天使”

作者: 責任編輯:張彬 2019-06-19 09:44:46 來源: 正北方網

 

將文檔整齊地擺在塑料布上

  

把文檔破損的邊緣重新粘好

  

修裱前需要先自制糨糊

  

需要修裱的文檔

 

自制工具用處很大

  

檢查每一個細節

 

把宣紙貼在文檔的后面保證完整性

  

清朝年間破損的文檔修裱難度很大

“看到霉變、朽爛的檔案后,我要先給它們‘望聞問切’,確定‘治療’方案,然后再進行‘手術搶救’,看到一張張‘病危’檔案在我手里‘復活’,內心就充滿了自豪和成就感……”6月11日,正值2019年國際檔案日系列宣傳活動周,記者走進內蒙古檔案館的檔案修裱工作室,映入眼簾的是兩張大桌子,上面放著玻璃板,這就是搶救檔案的“手術臺”。房間周邊放有可移動的用于晾干裱糊檔案的繃子,而偌大的檔案修裱工作室里,就只有王毅一個人,顯得格外安靜。

今年54歲的王毅是內蒙古檔案館的一名檔案修裱匠人,身穿淺藍色大褂,腰間系著圍裙,手里拿著刷子,輕輕地將糨糊一點點刷在已經擺放好的破損檔案上,他便是檔案館里的“白衣天使”,負責著損壞檔案的“救死扶傷”。

今年,已是王毅從事檔案修復工作的第32個年頭,經他“醫治”而“復活”的檔案有144多萬張。憑著對檔案修裱工作的執著,2018年,王毅被授予內蒙古自治區五一勞動獎章,成為自治區檔案界獲得此項殊榮的第一人。

王毅22歲從部隊復員后,就來到了內蒙古檔案館從事檔案修裱工作。起初的他無從下手,但是他好學愛研究,多次到中央檔案館和其他地區檔案館學習先進修裱技術,還不斷在工作中探索小技巧。

王毅告訴記者,他和糨糊用的是白面淀粉,都是他自己把面和成面團,然后再放進洗衣機里洗,最后沉淀晾干磨成的;用的竹簽是他自己削的,用的壓檔案的石塊是自己在路邊撿來的,三十年堅守,三十年匠心芳華,王毅已經把自己的生活和檔案修裱工作融為一體。

工作32年,對王毅印象最深的一次修裱出現在2000年。那一年,海拉爾市(今呼倫貝爾市海拉爾區)在城市建設過程中,偶然發現了一批日寇侵華檔案,有關部門緊急將這批檔案送到內蒙古檔案館進行搶救修復。“日寇本來想燒毀這批檔案,但是因為時間緊急,所以有些沒有燒完就掩埋了。這些檔案在地下埋了50多年,都黑得跟炭似的,一塊一塊的,我們稱這樣的檔案為‘檔案轉’。”王毅回憶著,面對破損嚴重的檔案,他和修裱室的同事先用竹簽挑開字跡難已辨認的檔案磚,然后一步步拼湊縫制、修修補補、托裱修整。掩埋已久的檔案會產生霉菌和有毒有害氣體,為保證檔案安全,修裱室嚴禁開窗通風,因此,王毅和同事只能采取戴口罩等措施進行簡單防護。經過長達2年的努力,這批檔案的搶救工作圓滿完成,共有19968張日寇侵華時期強征慰安婦及其他侵華罪證被搶救保留下來,為日寇侵華提供了重要歷史佐證。

據了解,內蒙古檔案館有著豐富的明清蒙古文檔案和民國歷史檔案,較為全面地反映了當時蒙古民族和蒙古地區在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的社會活動概況。這些檔案在修裱之前大多是手工草紙,色澤發黃發暗,幅面大小不一,部分檔案粘連嚴重、字跡模糊不清。如今,館藏近6萬卷明清檔案已搶救修復70%,民國破損檔案修復工作也在進行中。

“檔案可都記錄著歲月的變遷,所以我們修補的并非紙張,而是歷史……”王毅站在擺滿糨糊、噴壺、刷子的工作臺邊,一邊細心地修復著泛黃、發霉的檔案,一邊說道。

【小知識】

檔案修裱就是以糨糊作膠粘劑,運用修補和托裱的方法,把選定的紙張補或托在檔案文件上,以恢復或增加強度,提高耐久性的一項檔案修復技術。文/北方新報融媒體記者  馬麗俠  攝影/北方新報融媒體記者  牛天甲

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

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2012年3d彩票走势图